我的心路历程(九)妈妈的存折

我的心路历程(九)妈妈的存折  

2010-07-19 10:40:55|  分类: 默认分类|字号 订阅

    

   下载LOFTER 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“先生,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?”

玻璃窗内女营业员的问话声把似乎梦游般的我唤回到现实中。

“汇款!”我答。将填好的汇款单及人民币,身份证等由窗口递了进去。

几声熟练的敲打键盘的声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请问先生,您是给谁汇款,请您重新确认一下收款人的姓名及账号是否正确好吗!为何电脑里显示无此人信息呢?”

“怎么可能!?”我生气的说,“我是给我自己的妈妈汇款,姓名:***,账号:******************。我已经汇款多年了,每月如此,为何到你这儿竟会是这样儿。”我的声音因激动显得有些高了,引来了相邻窗口储户的侧目。

“先生,又是您啊!”临近窗口一位年纪较大的女营业员微笑着说道。“您怎么又来了啊!?您的母亲:***,不是已经去世一年多了么?难道您又忘了么?

女营业员的话似一声春雷惊醒了近乎梦游的我,连忙歉意地取过人民币及身份证等,一步步迈向营业厅的出口,沉重的脚步刚由营业厅的大门迈出,仿佛却又迈入了八年前的那个阴雨连绵的日子…….

 

八年前的7月18日,漫天的绵绵细雨似乎在预示着这是一个悲情的日子。

在这一天,我拜别了年迈的母亲,道别了亲人和朋友,背着行囊,走过了“离别的车站”独自踏上了南下的列车,开始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漫漫长途旅行,同时也揭开了我长达八年多在外漂泊的人生序幕。

在途经金华西车站换车时,我第一次拨通了家中的电话,

“妈!是我,我到金华西了,晚间我就可以到温州了,您老多保重。”

“我没事,你就放心吧,第一次离家这么远,要多加小心,不行就早些回家吧!”………

当我放下手中的电话时,眼中的泪水已经控制不住流了下来!

太阳落下西山的时候火车停靠在了温州火车站,再转乘汽车最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:温州市鹿城区下岙路137号,一个我多年以来一直所向往的地方,因为在这里住着我的一个同姓兄长以及一个发生在他身上的“传奇爱情故事”……….

 

在温州停留了一百二十天以后,于深秋的一个黎明,我的双脚已经站在了位于黄浦江畔的东方明珠彩电塔下,江面吹来的晨风令我感到了一丝的凉意。

“妈!”我再次的拨通了家里的电话。

“老儿子,是你吗?”仍是那个苍老的声音。不过其中夹杂着些许的惊喜。

“吵醒您睡觉了吧,我刚到上海,这么久了您还好么?我给您留下的钱要花完了吧!您别舍不得花,等我安稳下来,赚了钱就给你汇过去。”

可是,还没等我找到安稳的工作,却由于我所居住的位于五莲路的画家村的解体,我只好再一次的搬家了,搬到了卢湾区的绍兴路。

当我安顿好住处,已经是2004年的1月5日。我在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再一次的拨通了家里的电话。

“妈!是我。”

“老儿子啊!在外面还好吗?我在家里很好的,不用挂念我啊!多穿些,我们这里昨天刚刚下过大雪,可冷了。”

“妈!上海不冷的,我也很好,就是… …”我犹豫半天,口中的话没有说出来。

“你一定有事吧,说吧!什么事啊?是钱不够花了么?”

我的泪水因激动有些控制不住了,“妈!我刚搬了家,工作还没找到,您能否给我汇些钱来。”

“没事的,妈这就给你汇钱去啊!别着急。”

当天下午我便收到了妈妈给我汇过来的500元钱,尽管我知道那是我给妈妈留下的钱,她老人家没有舍得花,但我还是看着手里的钱,心里不是滋味。

 

八月中旬我终于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,由于我勤奋肯干,待人又真诚。次年,老板就将公司交给我自己来做了。由于业务不是很多,整个公司就我一个人来打理,包括月底的账目结算。客户的账款要到每月的15日才能打到我的账面上。

就这样儿,我一个人身兼数职,没有时间休息,更别说回家看望年迈的母亲了。而我也和妈妈约定好了,每月的17、18日给妈妈汇款,最晚不超过20日,我汇好钱后会打电话通知妈妈,每月汇100元,逢年节,生日,再多汇些。其实,钱不在汇多少,最主要的就是想听到电话那端妈妈的声音。

就这样儿,月复一月,年复一年,每月的17 ,18日我便会不自觉地来到公司旁的这家银行汇款,再打电话给母亲,听其熟悉的声音,听其一再的叮咛,而我也幸福地享受其中。

 

然而,苦于公司只有我一个人,没有人来替换我,到了春节买票又紧张,我只好一次一次的放弃回家的计划。直到离家后的第三年,由于我为的身份证被小偷取走了,没法再给妈妈汇款,只好回了一次家,补办身份证,看望了一下日思夜想的妈妈。可是时间只允许我在家停留了三天,临走时妈妈送出了好远好远…….

 

回到上海后又是工作,汇款,听电话,再工作,汇款,再听电话。时间一天天的流逝,电话里妈妈的声音也越来越苍老,几次想接妈妈来上海一起居住,妈妈却都是不肯离开老宅,离开故土,偌大的房子只有年迈的母亲孤苦一人。于是,我暗下决心要尽快结束这样的状况,妈妈实在不来上海,那么我就结束上海的一切回到妈妈的身边。

 

可是,还没等我的计划实施。在08年的7月1日,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一天。早上我刚刚到公司,就接到家里姐姐的电话,问我是否有时间,晚间下班后给她打个电话。晚间七点整,我刚刚忙完便急急的拨通了姐姐的电话。可是、、、可是、、、她却告诉了我一个让我难以接受的消息,妈妈到医院检查,经医生确诊为“肝癌晚期”,当时我的大脑思维静止了好久,直到电话那端姐姐的大声呼唤才唤醒了我。接下来,便是让姐姐在家先照顾好妈妈,自己经与在温州的妹妹商量以后,决定妹妹先回家,自己听消息,随时准备回去。

妹妹飞回家后,先是带妈妈到各大省市医院又看了一遍,最后决定做手术,我汇款回家。我还是没有回去,工作还是没有离开。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后,肝部的肿瘤全部消失了,妹妹返回了温州,自己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,病情得到了控制。

 

那年春节我不顾一切的回家了,尽管票还是紧张,我排了一夜的长队终于买到了一张返家的车票,尽管是一张站票,我站了三十多个小时不吃不喝,终于回到了妈妈的身边。到家时已经是大年夜了,好在新年的钟声还没有敲响。而全家人也都做好了年夜饭就等我的回来了。

见到妈妈时我惊呆了,由于药物的作用妈妈的头发几乎要掉光了。妈妈见到我回来精神也明显的好多了,大家一起吃了年夜饭,妈妈也比平时多吃了许多。当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,我认认真真地、毕恭毕敬地跪在母亲的面前,给妈妈拜年。磕完头,拜完年后妈妈坚持要给我压岁钱,我不要,可妈妈却一定要坚持给我。最后我还是收下了,因为我知道也许这是妈妈最后一次给我压岁钱了,来年也许、、、、、

 

春节过后,在公司的一再催处下,我在家停留了十天以后又踏上了返回上海的列车。

我走的那天,妈妈尽管身体不好,但还是坚持下床来送我,由于北方的冬季很冷,妈妈只能站在阳台里挥手向我告别,当出租车开出了好远我还依稀可以看到妈妈挥手的身影。

 

回到上海后,我一边工作,一边在找机会把公司的业务结束,同时,经常的打电话回家问候妈妈。可是,在一次的电话中妈妈说胃老是痛。于是又打电话给姐姐,让姐带妈妈去看看胃。几天后再次接到姐姐的电话时,姐说妈的胃里已经都是肿瘤了,已经无法治了,只能等了、、、、、。那一晚我彻底晕倒了,哭了睡,睡醒了又哭,可是我的泪都是默默的流,没有人会知道。

 

就在我怀着急切的心情准备尽快把公司的业务结束,尽快的回到妈妈身边的时候,在2009年4月5日清明节午后13:49家中来电话说,妈妈的病情加重了,就是最近几天的事情了,让我早做准备。我随后拨通了温州小妹的电话,最后商定小妹第二天就返辽,而我在将公司的事情处理一下后立即返家。然而,还没等我的心情平复下来,晚8:21电话铃声又响了,是家里的电话:妈妈已经永远地离开我们了。尽管早知道会有今天的结果,但是当真的听到这个消息时,大脑中还是一片空白。

在熬过了漫长而又痛苦的一个长夜后,天不亮我就已经直奔地铁站到机场买机票了。在飞机上,飞机起飞时巨大的机器轰鸣声我居然充耳不闻,只见旁边的人嘴唇在动,却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----我两耳失聪了。

当我几经辗转最后跪在妈妈的灵前时已经是4月7日凌晨两点了。在随后的十几个小时里,我几近成了木偶之人:告别仪式,火化遗体,直至最后将母亲与先父团聚,让她老人家入土为安。当亲朋好友都已散去,只剩下我们几个兄弟姊妹坐在一起时,我还在四处寻找妈妈的身影,为何妈妈不来和我们坐在一起。

由于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家姐办理的,所以最后还是由她来向大家公布家母后事的费用支出情况:一共支出*万*千*百*十*元整。因为我已经带了足够的现金回来,只等家姐宣布具体的一个数字后我变取出现金了。然而家姐这时却说出了一个让大家意想不到的秘密。妈妈临终前留下了一个存折,里面还有现金存款*万*千*百*十*元整。扣除妈妈后事的支出,还剩*千*百元整。

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惊呆了,而当我接过存折,翻看上面的每一笔存款时,我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,上面居然只有汇入项,没有支出项。而汇入项几乎都是由上海汇入的,每笔汇入款为100元,而几乎都是在每月的18日汇入,其中时而会有由温州汇入的,每笔500元或者1000元不等,我知道那是小妹汇给妈的。这么多年了,妈妈居然没有花我给她汇的一分钱,她老人家可是没有退休养老金的人啊!

“老儿子啊,你这个月的钱给我汇了没有啊,我今个儿去银行怎么没有收到啊?”

“对不起啊,妈!我今天忙,没有时间去银行了,明天一早儿我就去汇啊!”

当初听到妈的这个电话时,心里还有不快的感觉,可是如今看着手里的存折,我……..

 

尽管妈妈已经离开我很久了,但是我眼前挥之不去的永远是那年春节过后,妈妈站在阳台里挥手向我道别时的那一刻。

尽管妈妈临终时,我没能跪在她的床前倾听她的遗训,但是我能感觉到她老人家有太多太多的话都已经写在这本存折里了。

 

 

  “先生,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?”

  “汇款!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痛定思痛!痛何如哉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成文于2010年7月18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表于2011年6月18日


评论

© 游侠 | Powered by LOFTER